作者:李晨阳 来源: 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:2019/3/13 11:30:43
选择字号:
“我上过的小学不见了”

 

李晨阳

“我是从山沟里走出来的。在那个小村子里,我上过的小学已经不存在了,我读高中的学校现在只能招初中生了。某种程度上,现在农村的小学教育体系,还比不上我们小时候。”全国政协委员、中科院院士袁亚湘的一席话,引起了其他委员的共鸣。

“我的小学生涯很快乐,那时我觉得农村的学校也挺好。”全国政协委员王玉鹏回应道,“可现在,十几个村子只有一所小学。才6岁的小孩就要走上很远的路,去另外一个村子上课。”

乡村的撤点并校,虽然整合了有限的乡村教育资源,有助于提升农村学校教育水平,却也给一些农村孩子带来了新的上学难题。

两会上,农村教育和教育公平都是代表委员关注的话题。大家呼吁的是寒门依然能出“贵子”的机遇和希望。“我常常想,像我这样一个农村孩子,如果生在这个时代,成功的机会究竟是更大了还是更小了?”一位委员的问题让在场所有人陷入深思。

眼前这些来自五湖四海的政协委员,不论出身乡村还是城市,都在自己的领域作出了优异的成绩,也都兢兢业业地履行着建言资政的职责——他们都是教育的受益者,他们正在努力,为了千千万万个“曾经的自己”。

只要是聪明勤奋、认真敬业的人,都应该有机会获取知识、汲取文化,有机会为自己争取更宽敞的道路、更广阔的天地——这就是不断探索教育公平体制机制的最终目的。

《中国科学报》 (2019-03-13 第4版 两会)
 
 
 打印  发E-mail给: 
    
 
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不代表科学网观点。 
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

图片新闻
我国独有的物种,你认识多少? 微型蜂鸟机器人靠AI算法飞行
“科学”号赴西太平洋执行综合科考任务 带着“导航图” ,探寻植物的光影世界
>>更多
 
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
 
编辑部推荐博文